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法治在线

岳阳经开区副主任对拆迁户叫嚣秋后算账 图文报道

2017-11-19 08:47中国整点法治编辑:admin人气:


  1510903234369930.jpg

  中国小康网讯 记者刘建华 “作为一个企业,我们勇于、也主动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在接到拆迁通知的第一时间,我们就积极配合地方政府拆迁部门主动进行自拆,然而,负责拆迁的地方官员不仅欠拖不谈补偿问题,还对我们拆迁户进行恐吓!”岳阳市景瑞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如是对《小康》记者说。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会报告上一再强调“地方官员要把人民群众的小事当成自己的大事”,但事实上,仍有不少基层官员在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时,时刻不忘记打自己的小算盘。

  近日,对于这一在朋友圈广泛流传的视频录音的来源,《小康》记者前往岳阳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在采访中发现,地方官员在行政态度确实值得商榷,应对记者敷衍了事,面对老百姓爱理不理的态度。

  恐吓秋后算账

  “如果你们不配合拆迁,刀把子在手,我们有办法整你。”“别人打十元、二十元的麻将,我们不抓,你们只要打五元的麻将都抓你。”“让税务、工商、公安去查你们,看你的企业还怎么办下去?”

  日前,在微信朋友圈里传播着一段有关于政府官员和拆迁户商议补偿的两段录音,被称为是拆迁官员的“最牛对话”,前述内容也出现在录音之中。《小康》记者经证实,录音确实出自被拆迁的岳阳市景瑞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景瑞置业)员工之手。

  在《小康》记者获得原始录音之后,因为录音中的对话是用地方方言,为了证实录音的内容,先后找了当地的一位普通老百姓和宣传部门工作人员对录音进行了翻译和核实。他们一致表示,录音中确实有表达前述意思和语句。

  经多方证实,录音中谈话官员为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副主任、临湖公路征地拆迁工作指挥部副指挥长谭国良,另一方是被拆迁方景瑞置业的柳和平、夏安香等几位公司股东负责人。10月中旬,《小康》记者来到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办公大楼,在其11楼办公室门口等了二十多分钟之后,得到机会向谭国良说明来意,谭国良当即表示,拆迁的具体事情不是他管,让记者去找其他人,却不知告应该找谁。

  “你不是管委会副主任,拆迁办副指挥长吗?你怎么能对这个事情不知道呢,况且对被拆方沟通事宜还一直是你在做的。”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之下,他才说让我们去找另一位副指挥长易金华。随后,没再回应记者的其他提问,录音之事也无法从谭国良口中得到任何解释。

  记者在谭国良办公室整个过程中仅有不到四分钟,便被“请”出了其办公室。

  为了保证对事情进行更全面的了解,《小康》记者通过宣传部,再次来到经开区办公大楼,但相关负责人依然以外出为由,不接受采访。

  从录音内容可知,谭国良如此一番言语,是因为事涉景瑞置业拆迁补偿之事。

  一地方知情官员告诉《小康》记者,“之所有以景润置业的拆迁会造成现在这种被动局面,是因为景润置业内部股东不团结。”他说,拆迁办和前任公司法人刘勇沟通的差不多之后,又换了现在的这个法人柳和平,公司法人的变更估计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景润置业现任法人代表柳和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并不否认公司的内部的问题,“在这个时间更换法人是迫不得已,也是因为拆迁补偿问题,租户和刘勇发生了矛盾,而且还被租户在一饭店里打了一顿,加上现在这个闹心事,他向董事会递交辞职报告后就不理公司的事了。大家都不愿意接这个烂摊子,可是群龙不可无首,我是公司的大股东,只能临时接位担任法人代表。”

  《小康》记者从工商信息网上查询得知,景润置业现任法人柳和平,占公司股份39.79%,刘勇占公司股份31.50%,夏安香占公司股份14.29%,李时春占公司股份8.71%,龙月华占公司股份5.71%。

  柳和平向记者说,公司内部的问题并不影响拆迁的协议和补偿。

  一把手带队强拆

1510903259507638.jpg

  岳阳经开区副主任谭国良与景瑞置业负责人之间为何会有如此一段引起舆论关注的录音?在《小康》记者的深入调查后发现,缘于这个拆迁是一件“没有达成补偿方案、没有签定拆迁合同、没有落实补偿资金”的强拆事件。

  《小康》记者了解到,被拆迁的土地是景瑞置业2010年用2000万元购买原中大物流资产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公司平安运营了五年多。

  2016年9月8日,景瑞置业收到岳阳市政府一纸拆迁通知,通知称,因岳阳市修建临湖公路,景瑞置业14亩土地及地上建筑物5600平方米等设施在征拆红线范围内,要求在2016年9月20日完成拆迁工作。

  拆迁通知出来后,景瑞置业很多股东和经营户都不理解,为此,景瑞置业召开了全体股东和经营户几百人的会议,讲明了支持地方城市建设的重要性,以及对发展岳阳宜居城市建设有着深远的现实和历史意义。

  最终,景瑞置业的股东和经营户达成了统一意见,自拆工作随之展开。

  景瑞置业告诉记者,临湖公路拆迁指挥部领导负责人几次告诉他们,“你们要相信政府,停产停业按国家标准、按实际情况补贴,自拆奖30%的奖金;房地产价格按政策当时的市场价,就高不就低给予补偿。”

  2016年9月20日,景瑞置业接到当地政府通知停业,为了做好基础工作,景瑞置业安置了60多个被拆经营户。

  为了能顺利完成拆迁工作,当景瑞置业帮经营户搬家,但房屋自拆到整个应拆面积的二分之一时,却没有看到政府部门征拆补偿的诚意,景瑞置业负责人说,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停止了自拆。

  今年7月15日下午,岳阳经开区临湖征地拆迁指挥部副主任易金华、谭国良与景瑞置业负责人达成口头协议,同意先签征拆协议,后倒房屋,按协议付款。经过座谈后,景瑞置业认为自己的多次报告诉求,终于有了结果,让他们意料不到的是,本来约定7月17日签订征拆协议,却闹出了强拆的一幕。7月17日早晨8点30分,景瑞置业全体股东按约定时间来到临湖公路建设指挥部等待签征拆协议,却没有任何人与他们接洽。公司负责人联系临湖公路建设指挥部领导,“电话不接,后发短信不回。”

直到10点30分,景瑞置业保安来电话告知,临湖公路征拆指挥部书记文春方和副主任谭国良带领三百多人的队伍进行强拆。

  “不准我们拍照,任何人都不准靠近,我们的保安人员进房去搬东西,被强制拖出,公司收银员恳求保险柜中放了公司的账本和钱,才被允许拖出。因为他们的粗暴行为,把我们经营户及保安收银网络和电视机和发电机等一切财产进行了毁灭性的破坏。”景瑞置业告诉记者,当天,其公司经营和保安收银室2800多平方几小时被夷为平地。

  房屋强拆后,景瑞置业多次找岳阳经开区有关领导反映情况,却遭遇了踢皮球。十几天后,景瑞置业好不容易才找到临湖公路建设指挥部书记文春方,文春方却一改之前的态度,称,“你们去打官司吧!” “那你们找信访办吧!”后来开了一个座谈会,都没有实际进展。

1510903284878344.jpg

  违法的强拆程序

  景瑞置业负责人表示,强拆之后,已成“人为刀殂,我为鱼肉”局面。正如谭国良所称“现在你们在水下,我们在岸上”,不服就上告,今后你们在规划、报建、工商、税务、公安工作上整治你们!

  根据我国《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五条早就有过规定:“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就补偿方式、补偿金额和支付期限、用于产权调换房屋的地点和面积、搬迁费、临时安置费或者周转用房、停产停业损失、搬迁期限、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等事项,订立补偿协议。”第二十六条规定:“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在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签约期限内达不成补偿协议,或者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不明确的,由房屋征收部门报请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照本条例的规定,按照征收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第二十七条规定:“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

  但事实上,当地政府至今未与景瑞置业签订拆除补偿协议、在未补偿到位的情况下,且未经任何法定程序进行强拆。

  《小康》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强拆前后,拆迁指挥部与景瑞物流园对补偿协议有过多次的协商。从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拆迁指挥部给景瑞物流园提供过一份《房收购补偿协议书》,协议书上显示:收购方(甲方)为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临湖公路征地拆迁工作指挥部,被收购方(乙方)岳阳市景瑞置业有限公司,实施方(丙方)为岳阳市房地产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岳阳市房屋征收与补偿事务所。

协议书称根据岳阳市金图腾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做出的评估报估,补偿合计40823696元。景瑞置业表示,该份评估价格严重偏低,估价不及同地段房屋价格的三分之二,但为了保证甲方工程进度,如果要签订这份协议,主体内容可以不变,但必须增加一条:甲乙丙三方同意搁置争议,争议事项、差额,在本协议签订后协商解决,如解决不成,通过司法鉴定程序解决。然而“对于征拆协议,政府要按他们的模式,一个字也不能改、一个标点符号也不能动,是一份没有双方意愿的霸王单方协议。”景瑞置业如是对记者说。

  除此之外,更大的疑问在于,景瑞置业根本没有看到评估报告全文,记者仅见一张清单和补偿总价。《小康》记者前往拆迁指挥部采访了副指挥长易金华,易金华没能给记者出示拆迁协议,也无法提供完整的评估报告,他让记者找房产局副局长冯翠玲,但记者多次拨打冯翠玲的电话预约采访,都没有人接听。

  《小康》记者设法联系出具评估报告的岳阳市金图腾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多次致电未果。“评估公司或者拆迁办为何不给提供评估报告全文?说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评估公司在岳阳,收政府的钱,还受地方政府管,他能不按着他的意思来做报告?也正因为是违背常理,所以能见阳光的只结果,而没有报告说明文字。”一位知情政府人士向记者如是透露。

  “而我都不知道你的评估报告是怎么做出来的,我怎么签这个协议?”景瑞置业负责人说,评估价格只有一张汇总明细表,单价只有附近房屋价格的三分之二。鉴于此种情况,他们不得不决定停止自拆,并要求政府先签好双方征拆补偿协议,明确各项补偿价格,再继续拆房。

  “后来我们再没有见到过文春方书记,打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报告交给他的秘书,不签收,不回信。”最后等来的就是公司办公大楼被强拆。

http://m.chinaxiaokang.com/wap/news/dujiazhuangao/2017/1117/300706_4.html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整点法治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中国整点法治,转载请必须注明中中国整点法治,/。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重病老人为生计卖身为奴 皈依佛门死后升为天人

重病老人为生计卖身为奴 皈依佛门死后升为天人




返回首页